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伊犁河边兵团农四师六十三团的一个小连队里,军垦二代。现是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兵团作家协会会员 、兵团农四师作协秘书长。

网易考拉推荐

深夜里的那盏灯(作者:孙昌民,刊于《伊犁垦区报》、《绿洲》杂志)  

2010-11-15 23:49:22|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饭刚端上餐桌,同学打电话来,说是大刘从乌鲁木齐回来了。大刘是我中学时的同桌,也是最要好的朋友。妻脸上不悦,可什么也没说。妻知道我和大刘的友情,同学聚会为大刘接风洗尘,我不去,是说不过去的。出门的时候,妻恋恋不舍地说:“少喝点。”

妻下午从农场来市里看我,见面没几分钟又要出去应酬,心里也觉得对不住妻。来报社工作一年多了,我和妻聚少离多,大多数时间分居两地,只有周末时才有机会相聚,而这短暂的相聚还常常被这样那样的事所挤占,时常十天半月见不了一次面,就有些“好心人”劝妻:“两地分居时间长了可不行,城里的世界花花绿绿,你不担心他花了心,不要你了。”

妻憨笑:“不会。”

妻也曾搂着我的脖子问:“会吗?”

2

当初,来报社之前,我在农场的工作也不赖,而且是那个农场里最年轻的科级干部,当我要放弃这一切从头开始时,有赞赏,也有不解。我和妻在大学里都是学新闻专业的,能从事我所热爱的职业,比我在仕途上发展会更开心,妻知道我这人没有野心,是那种随遇而安的人,只要干自己喜欢干的事业足矣。

妻说:“你想好,想好了就去吧。”

我背着行李进城了。

妻肩上的担子却沉重了,要工作,要持家,还要带上幼儿园的儿子,更难熬的是两人不在一起的孤寂的日子,妻在这里举目无亲,我不在家的日子妻便一个人守着儿子,连大门都很少出。

我和妻当初结婚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连个窝都没有,我们的洞房是单位的单身宿舍,因为没有房子,结婚好几年了都没敢要孩子,两人拼命工作攒了好几年的工资,又向朋友借了些款,这才有了自己的家,这些年妻跟着我福没享上,苦头倒是吃了不少。我常对妻开玩笑地说,下辈子可别嫁给穷书生。

妻说,她挺幸福。妻说她爱我,爱儿子,爱这个家。

我们结婚十年了,一路是相互搀扶着走过来的,这些年来,我们几乎没吵过嘴,要说有多恩爱,可也没有像别的恋人那样天天对着妻说我爱你,没有,从相识到现在我还从未对妻说过“我爱你”,妻说我嘴犟心里是爱她的。妻的温柔、体贴人让我常常感恩上苍对我的厚爱,惹得朋友也羡慕不已,说我你小子何德何能修来这福,娶这么好的老婆。

我在农场工作的时候,每每有大型会议或一些急需上报的材料,常常写材料写到深夜,妻在旁边陪着我,她看书,我写材料,我说你睡,妻说我看你写。我不抽烟,写东西时爱喝茶,但胃又不好,每每这时妻会将一杯飘着淡淡茉莉花香的清茶递到手上,经常夜里两三点钟,妻把热乎乎的饭端到书桌上,“吃了再写。”我写东西时,妻的话极少,浓浓的亲情却让我即便在严寒的冬夜里写稿,全身也是暖暖的。

3

喝完酒又去唱歌,半夜才散。回家的路上,老远我就看见我们那幢楼里有灯在亮,那是我家的灯,老远老远我一眼就认出了。整幢楼都已睡着了,惟有一楼有盏灯在亮着,那是我家客厅的灯。

打开门,见妻在沙发上半坐半躺着已睡着了,桌上的饭菜几乎未动。妻坐了老远的车来市里,又困又累,准是坐在沙发上在等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我心一颤,泪落在了心里。

我抱起妻。

妻醒了,含含混混道:“你回来了。”

我在妻脸上吻了一下,“对不起。”

妻一只手轻轻在我脸颊上拍了拍,“傻宝宝,我是你老婆。”

我知道妻是想说,我们之间是无需说这三个字的,在我们的空间里只有爱。

“老婆,我爱你。”

妻笑得很甜,在我怀里接着做她刚才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