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伊犁河边兵团农四师六十三团的一个小连队里,军垦二代。现是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兵团作家协会会员 、兵团农四师作协秘书长。

网易考拉推荐

最 后 的 祥 子(作者:孙昌民)  

2010-11-16 18:38:34|  分类: 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伊宁市军垦路,穿梭的三轮,是这座城市独有的一道风景。

几年前,满大街跑的三轮,现在只有在军垦路的几条巷道里人们还可以见的到。

在越来越繁华的街道上,在熙来攘往的路人眼里,他们像是这个城市的一个个不和谐的音符。

他们凭着苦力吃饭,他们的生活和他们的行业一样,在这个小城里艰难地挣扎着。

 

走近三轮,走近当代祥子

 

小时候,看电影《骆驼祥子》,至今记得祥子出苦力吃窝头吃咸菜的样子。唐平说,祥子吃窝头咸菜,还能吃点下水杂碎什么的,他家里常常几个月尝不到一丁点儿肉腥。

5年前,唐平带着妻子和10岁的女儿从四川老家来到边城伊宁打工。一没文化,二没技术,出苦力成了惟一的挣钱路子。

刚来的时候,他们在飞机场路那边租了一间房子,一年租金800元。当时还没实行管制,在伊宁市蹬三轮的有3000多人,大街小巷都可以跑三轮。每天能挣到三四十块钱,妻子和同院住的一个老乡一起摆摊擦皮鞋,一天能挣20多元。交了房租、娃娃学费,还要攒点钱,在吃的上面,他们从不敢奢求。每天中午,唐平的午饭是一个馕饼和一瓶水,吃惯了大米,刚开始的时候,怎么嚼,馕在嘴里就是咽不下去。咽不下也得硬咽,蹬三轮是力气活。妻子擦皮鞋的地方旁边有家回民餐厅,里面就有抓饭卖,5块钱一盘,可她从来没舍得花5块钱吃过一顿。

在四川唐平的老家一个人只有七分地,前些年退耕还林后,连这七分地也没有了,虽然国家给了补助,可是他是农民却失去了土地,村里许多人出去打工,他也加入了这个行列。总想着,到城市里闯一闯,只要出去就有希望。

 

为了生活,为了孩子,5年里他搬了三次家

 

没过两年,伊宁市的大部分街道禁止三轮通行,最后只剩下解放西路、阿合买提江街、军垦路这片可以跑三轮了。唐平一家只好在黎光街租了一间带套间的房子,年租金1200元,比以前租的房子多400元。

套间的小间原本是做厨房的,唐平在里面支了张小床让女儿住,女儿十几岁了,该有自己的空间了。

院子里的人挺杂,有一家做小生意的,从浙江来的,天天和他们一样早出晚归,其他几个屋住着一群众十七八岁、二十几岁的在舞厅里干活的小姐,她们白天睡觉晚上干活,一醒了就涂脂抹粉,到外面买好吃的,穿的一个比一个时髦。唐平说,娃儿在院子里玩,那些小姐没事找娃儿说话。他担心女儿学坏出事,不准女儿跟她们说话,教育女儿,人各有志,娃儿很听话,没事就坐在家里看书学习,学习成绩也很好。

伊宁市六中是离住的地方最近的一所中学,为了女儿上学,唐平没少费劲。政府规定:农民工子女上学可享受优惠政策,减免部分跨区费。报名的时候,学校硬是说他女儿是城市户口,不得享受优惠政策。

在老家的时候,唐平心想大人吃苦受累,娃儿长大了,不能再呆在农村受罪,花钱托人帮女儿办了个农转非,娃儿成了城市户口,在伊宁市上学却又要交跨区费,每学期1050元(含学杂费),每年2100元,唐平跑学校,跑市教育局,跑断了腿,磨破了嘴,最后还是出的高价。

后来,有个在发展乡租房子的老乡说,他们的房东搬新家了,房子要出租,唐平又搬到了现在住的地方,两家人合住一个小院,远是远了点,可是环境好了。

去年,伊宁市承办新疆国际旅游节,解放路、阿合买提江街也不让跑三轮了,能跑三轮的只剩下了军垦路。为了多拉点客人,唐平每天早晨八多点出来,夜里十一二点收工。

 

他想学门手艺,在建筑工地上干了三个月,又回来蹬三轮了

 

李军是现有蹬三轮这二三百人里的“少壮派”,26岁,从河南来伊宁市打工3年了,一开始就和老乡们一起蹬三轮,别人一天挣三四十块钱,可他一个大小伙一天却挣个二三十元,蹬了一年多,跑熟了,却又觉得蹬三轮没劲,算不上一门手艺,又去建筑工地找了份活,每天40元工钱,一天十几个小时,夏天三十多度的高温,只有中午吃饭那会儿休息一个小时,好几次李军虚脱得差点晕倒在工地上,工程一结束,拿到工钱,他说什么也不干了,又蹬起了三轮。

丁国庆是蹬三轮的人里混得比较好的一个,两口子从河南来伊宁市打工,结识了一位在农四师农科所种蔬菜大棚的老乡,丁国庆蹬三轮,妻子每天早晨挑着蔬菜赶早市。街道管制后,妻子不赶早市了,干脆在汉宾菜市场租了个摊位,两口子做起了蔬菜生意。

也有许多出来的人,在外吃苦的时候,委屈的时候,他们的心恋眷着故土和亲人,可一但回到村里,没多久,就又出来了。在城里闯荡了一回,窝在村里没事可做,那颗习惯于奔波的心,已无法停止下来。心长了翅膀,向往着繁华之地,许多人就又回到了城市。

 

即使笑起来他也不开心

 

刘老倌是唐平的四川老乡,大名刘长根,68岁,是蹬三轮的人里年龄最大的,蹬三轮的四川老乡都叫他老倌。刘老倌和老伴当初来伊宁市并不是为了打工,刘老倌两儿两女,小儿子和儿媳在伊宁市打工,两个女儿都出嫁了,刘老倌在四川是和大儿子一家住在一起。小儿媳生孩子,刘老倌的老伴来给小儿子带孩子,刘老倌和老伴到伊宁市后再没回四川,好些年了。小儿子在伊宁市买了楼房,孩子也上幼儿园了,按说老人该享享福了,却被儿媳轰了出来。

儿媳成天垮着脸,骂骂叽叽,儿子看不过,有时说媳妇两句,小夫妻的矛盾就骤然升级,甚至当着老人的面大打出手。刘老倌一憋气,就从儿子家搬了出来,在外面租了间小屋。开始的时候,儿子时不时过来给点生活费,儿媳知道了,过来大吵过两次,刘老倌的老伴气倒在床上一个星期没爬起来。当时,刘老倌真想回四川老家,这念头他想过不止一回,每次一想起四川也没他俩住的地方了,再回去大儿子那里也不一定比现在强。刘老倌买了辆别人的二手旧三轮,和大伙儿跑起了蹬三轮,刘老倌辛苦一天挣个十块二十块钱,可是不用看儿媳脸色过日子,倒也活个清静。

说这话的时候,刘老倌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只是笑容里夹杂着更多的是苦涩。

我问刘老倌,如果有一天蹬不动三轮了,日子怎么过?如果有一天连军垦路也不让蹬三轮了,你还会干其他活吗?

一声叹息,像锤子一样打在我心上,刘老倌的一脸迷惘,让我不忍心再问下去。

 

(注:本文发表于2006年,数年后的今天伊宁市全市已不允许跑三轮)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