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伊犁河边兵团农四师六十三团的一个小连队里,军垦二代。现是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兵团作家协会会员 、兵团农四师作协秘书长。

网易考拉推荐

“林神”老海(作者:孙昌民,本文获兵团“国土杯”文学大赛三等奖)  

2010-11-23 12:36:2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海走了,老海是在杨柳梢冒芽儿的阳春三月走的。老海走的那晚,沙海林子刮起了沙尘暴,风沙刮得树梢“呜、呜”作响。连队的人说,那是树在哭,是老天在惩罚人们哩。

老海是陕北人,16岁参加革命,追随王震将军南征北战,和平解放新疆后,老海随大部队集体转业,来到生产建设兵团。八十年代初,老海从园林班退休后,一个人过日子,月月有退休工资,吃喝不愁,可心里老觉得空落落的。在屋里呆了半年,又重操旧业,在院子里育起了树苗,树苗起来了,就移栽到西沙包风口子平滩上。一年一年,西沙包风口子平滩成了一片林海。

老海生性倔强,一生膝下无子。老海爱树,树就跟他的孩子似的。上班那会儿,老海当副班长,每次给树苗浇水,他都是几天几夜不合眼守在苗圃地里。连队的大树小树,不管是谁盗伐一棵,叫老海逮住,轻饶不了。有一次,两个偷树的被他碰上,老海非要把两人扭送连队赔偿损失,两人恼了:“你不让砍,老子就砍你。”说着下了狠手,偷树的一斧背砸在老海左腿上,一溜烟地逃了。老海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腿伤才愈合好。老伴在世时,为此没少操心,劝他不听,骂也不改。老伴过世后,老海更是终日与树为伴。

沙海林子是一个只有在农场地图上才能找到的夹巴道。狭窄的三道河从塔克尔沙漠穿过时,在沙漠中拐了个湾,诞生了沙海林子。农场育林班进驻沙海林子,树一年年多了,成片成片的林子起来后,风沙不再如从前肆虐,越来越多的人们迁徙到这里,在河道两岸开辟了大片大片的耕地。

六子来沙海林子开荒,一眼就瞧上了老海的那片林子。林子旁边的地,麦子墨绿墨绿的,六子去了几趟,见土质条件挺好,遂打起了林子的主意。六子盘算,把林子的树伐了,可赚不小一笔钱,再把这片地种上打瓜,嘿,钞票还不自己往口袋里爬。六子找到老海,话没说完,被老海骂了个狗血淋头,连滚带爬地被赶出林子。六子不死心,掂了两瓶老窖一条中华烟进了连长兼指导员李兵强家,开门见山说明来意:“连队的事,不就是您一句话么,再说那树快二十年了,都是些老疙瘩树,不伐也不行了。伐了连队能赚些钱不说,光土地费一年就能增加好几万收入。”

“这么一大片林子,不能说伐就伐。”

“林木采伐权在连队,给场里打个报告,就说林子老化,急需更新。”见李兵强不再吱声,六子心里有了底。

“我按一类地给连队上交土地费行不?要不这样,外沿的树我留一行,还不行的话,往后每年我在外沿再栽些树这总行了吧?”

“这么一大片林子,哪那么容易说栽就栽起来。”

“这您放心,我负责,保证要不了几年,外沿的片林一定能起来。”

“行吧,我们开会研究研究。”

连队支委会上虽然有个别人反对,但终究同意了伐树。每年几万元的收入,对连队来说毕竟不是个小数目。老海听说要伐他辛辛苦苦栽起来的林子,气得直哆嗦,找连长说理。李兵强跟他解释,伐树是连队支部已经决定了的事。

连队叫人通知老海到连部领树款,老海心火呼呼直往上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气倒在床上,几天没能下地。数日后的一个早晨,老海颤巍巍拄着拐棍去看林子,几百亩的林子有一半的树已经倒下了,看着一棵又一棵杨树在“嗡、嗡、嗡”的电锯声中倒下,老海疯了似的冲进林子,举着拐棍冲伐树的人怒吼。

“不能伐树,不能伐树。”

“轰”,尖厉的锯木声中一棵大树倒下,树桠挂倒了老海,血洇红了一片沙地。伐树的人全吓傻了。

李兵强赶到农场医院时,老海已奄奄一息。“那树不能伐啊!”

“老海叔,您放心养伤,那树不伐了。”

“孩子,你是咱沙海林子长大的娃,沙海林子不能没有树,树是咱沙海林子的希望啊!你是支书,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这个理儿。”老海抓着李兵强的手,老泪纵横。

“这八千元存款,是我最后一次党费,希望能用它栽些树,让咱沙海林子的人世世代代不再受风沙的作践。”老海喘了两口气,恳切地望着李兵强。“另外,我请求党组织在我走后,能把我埋在沙海林子。”

种了大半辈子树的老海,被树砸死了。消息传回沙海林子时,人们正在大田里忙着补种被风沙刮走的苗。下葬那天,连队按照遗嘱,把老海葬在他亲手栽植的那片林子里。林旁的麦田已经返青,墨绿墨绿的麦苗在微风中荡漾。伐了树的另半边,因为风沙没了树的阻挡,长驱直入,麦田被风沙撕扯成了癞痢头,残存的几簇焦黄的麦苗在春光里特别扎眼。送葬的人们看着癞痢头似的麦田,心蓦地抽了一下。

又是一年春来早,燕归柳绿,春风掠过郁郁葱葱的沙海林子,传来阵阵“婆婆娑娑”的林涛声,仿佛老海从林海深处发出的爽朗的笑声。人们都说老海活着,他是一位真正的“林神”。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