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伊犁河边兵团农四师六十三团的一个小连队里,军垦二代。现是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兵团作家协会会员 、兵团农四师作协秘书长。

网易考拉推荐

续写伊犁苹果辉煌,路有多远?(作者:孙昌民,刊于《伊犁垦区报》)  

2010-12-24 15:13:50|  分类: 通讯(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写伊犁苹果辉煌,路有多远?(作者:孙昌民,刊于《伊犁垦区报》) - s1505560071 -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
       伊犁的瓜果首推苹果,在新疆有这么一首民谣:“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甲天下,伊犁苹果顶呱呱。”

伊犁是新疆苹果的主产区,是世界苹果起源地之一,至今仍保存有数以万亩的野生苹果林,远在中世纪时,伊犁就以盛产苹果而出名,六十一团阿里玛里古城即是佐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曾名扬疆内外的伊犁苹果,近些年在水果市场上越来越少,留在伊犁人记忆当中一些口味独特的本地苹果,如今已经难以找寻。甚至连很多苹果的名称,都已经被人们渐渐淡忘了。

作为世界稀有的野生苹果栖息地和曾经享誉疆内外的“苹果之乡”,如何挽救日渐萎缩的本地苹果品种资源?伊犁苹果如何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市场之路?昔日的“苹果之乡”又如何重振雄风?

 

续写伊犁苹果辉煌,路有多远?

本报记者 孙昌民

 

 

伊犁苹果为什么风光不再?

 

上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伊犁苹果名扬疆内外,那时的品种主要是酸性苹果,口感虽然有点酸,但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与全国其他地方的苹果相比,仍鹤立鸡群。

随着甜苹果品种(即富士系列)逐步进入伊犁,富士系列果品以其良好的口感、漂亮的果型及醒目的着色很快成为当地市场的宠儿,不管怎样的不情愿,伊犁苹果在水果市场上越来越少。

师林业局局长刘霞提起伊犁苹果近年来的发展状况,感叹颇多。她说,那些让人怀念的秋立蒙、夏立蒙、二秋果子等虽能适应伊犁河谷气候,但品种绝大部分是酸苹果,和现在的富士系列相比明显逊色,且不易贮藏,商品转化率底,因此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进入伊犁的富士系列成了许多果农的最佳选择。但是由于气候等种种原因,伊犁的富士苹果和阿克苏的无论是在果型、色泽、口感上都存在很大区别。

说到曾经享誉疆内外的“苹果之乡”为何近年来衰落了,阿克苏的苹果却后来居上,比伊犁的苹果有名。师林业局种苗站站长张建军说,伊犁河谷平原地带冬季气温较低,寒潮频繁,果树十年一大冻,五年一小冻,一次严重冻害果农至少3年没有效益,如1984年至1985年发生的比较严重的果树冻害,由于没有采取积极的防治措施,使得平原区域引进的苹果品种几乎全军覆没。而在2001年至2002年冬春之交发生的冻害,使伊犁苹果数量急剧减少,许多果农几十亩果园才收百十来公斤果子。多年来,冻害一直困绕着伊犁苹果的发展。红富士的特点是抗冻害能力较差。作为同时引进的品种,阿克苏由于没有周期性的冻害等优势,占得了先机。

因为富士系列抗冻性较差,适合在逆温带(即海拔在500~1200米的缓坡地带)生长,目前我师苹果生产区也主要集中在六十一团、七十八团的逆温带山区。逆温带海拔每升高100米,气温就会高0.5℃左右,这样的区域比较适宜富士果树的越冬。但是我师只有部分团场具备此条件,这也是制约我师苹果产业做大一个关键性的瓶颈。

采访中,张建军说,伊犁苹果先天不足,后天乏力。所谓先天不足,是指伊犁河谷周期冻害,这种冻害原来是十年一次,但现在不仅周期缩短,而且灾害剧烈。如最近一次2007年至2008年冬春之交的冻害,距离2001年至2002年的冻害只有6年,而且还波及了原来认为可以抗冻的逆温带,这样的气候条件对富士系列而言几乎致命。另外,伊犁本地苹果商品率底,山东、陕西和南疆阿克苏等地的苹果一般呈高柱形,本地则是扁圆形,在市场上竞争力弱。

所谓后天乏力,是指果农商品意识不高,受观念、资金等条件的限制,管理跟不上。苹果树的周期一般不超过二十年,需要不断投入资金进行品种更新换代。本地果农一是资金短缺,再有就是观念旧,大都采取粗放管理,生长期该疏花疏果时不疏花疏果,该套袋时不套袋,成熟后既不分级也不装箱,坐在家里等客上门,能卖什么价钱就卖什么价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伊犁栽植的苹果主要是前苏联品种和伊犁本地品种,这些品种果树比较抗冻,但口感偏酸,现在已逐渐被淘汰。中国人的口味偏甜,追求个大、好看、甘甜,符合这样标准的只有少数的几个苹果品种,像红富士、黄元帅、红星等。而这些品种不是很适合在伊犁河谷平原地带栽植,只适宜在逆温带栽植,这个原因大大限制了伊犁苹果规模化发展。

 

伊犁苹果的历史之源

 

与人类的历史相比,苹果与伊犁的渊源要久远的多。作为第三纪古温带阔叶林的残遗群落,野生苹果已有2000多万年的历史。伊犁河谷的野果林,是在独特的自然条件下,在经历第三纪末至第四纪初冰期冰川的侵袭后,又避过荒漠干旱气候的影响,艰难存活下来的“幸存者”。

作为第三纪冰期的残留物种,野苹果经历了诸多植物灭绝的大荒时代,如同远古的遗腹子,最后躲进了天山深处——天山成了它的“避难所”。这是地理学和物种学上选择与被选择的结果。今天,它们分布在海拔900至1600米的天山前山地带,生根、开花、结果,继续保有2000万年前的精气、呼吸和基因密码。他们是天山深处活着的植物化石。
  天山的“湿岛”气候等独特的水、土、光、热条件,为野苹果的生存繁衍提供了有利的生态支撑。而山地逆温带效应,又为果树提供了良好的越冬保证。伊犁的年降水量是全疆平均值的2倍,而天山河谷中海拔900至1100米的逆温带,冬季气温要比低谷地带高出6至11度。

以前的观点认为,苹果的原产地在欧洲东南部、中亚西亚和中国新疆一带。但这种观点在后来的实践和考察中得到了修正。前苏联植物学家茹赤科夫就认为,欧洲东南部只是苹果的二级发源地。最古老的起源地应该在中亚山区,也就是横亘于亚欧大陆中部的天山。天山东西长2500公里南北宽约400公里。东起星星峡以东,穿越新疆中部,向西绵延至中亚的哈萨克斯坦等国。天山野苹果林的分布:东起新源县和巩留县,向西经察布查尔县、霍城县,延伸至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州、塔尔迪库尔干州,再至吉尔吉斯斯坦的伊塞克湖州、塔拉斯州,最西到达哈萨克斯坦的希姆肯特州和乌兹别克斯坦东部的费尔干纳州。分布区东西长1200公里,南北宽300公里。

没有确切的资料显示,伊犁河谷从何时开始栽培苹果。不过,有人考证出,栽培苹果在伊犁出现至少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

古人称苹果为柰、林檎、苹婆等,突厥语称苹果为阿勒玛。公元3世纪,晋初的郭恭义在《广志》中记载:“柰有白、青、赤三种,张掖有白柰,酒泉有赤柰,西方多柰,家家户户腌制果脯为食,谓之‘苹婆粮’。”这里似乎描述了一条栽种苹果由天山一带引向河西走廊再到中国内地的路线图。

“既出阴山,有阿里玛城。西人林檎曰阿里玛,附郭皆林檎园囿,由此名焉。”13世纪初,耶律楚材随成吉思汗西征,途径伊犁时,在他的《西游录》留下了这段记载文字。当时的阿里玛城,就是今天的六十一团所在地。那时,在这个以苹果命名的城的周边,到处都是苹果园。在突厥语中,“阿力玛里”是苹果园之意。史书中称作“阿里玛”、“阿里玛里”等。

阿里玛城——这座以苹果命名的古城,在察合台汗国时期走向了它辉煌的顶点。当时,西方的史书称察合台汗国为“中央帝国”,志费尼在《世界征服者史》中甚至称“察合台的宫阙成了全人类的核心”。作为察合台汗国的首府,阿里马城在当时极尽繁华。

如今,曾经辉煌的阿里马城和称雄一时的蒙古铁骑早已经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当中。而苹果树,依旧在伊犁河畔,在一个个果园里,在寻常百姓家的一个个院落里,安安静静地生长。物换星移,依然繁衍不息。

    

 

伊犁苹果的复兴之路

 

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园艺志》记载,兵团苹果生产始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1952年二十二兵团从伊犁和西北农学院引进苹果苗,在石河子举办苹果栽培学习班。是年在机械农场建苹果苗圃0.12亩,育苗57株。五六十年代,兵团在各师、团推广种植苹果,种植品种以伊犁产乡土品种为主,后来从山东、辽宁等地引进少量元帅、祝光、金冠种苗,六十年代初,兵团用引进的优良品种对栽植的伊犁品种苹果树和野果进行嫁接,由此苹果栽植开始大面积在兵团推广。

农四师林果种苗站站长张建军告诉记者,对于苹果产业发展来说,伊犁栽植苹果历史悠久,阿克苏后来居上,但都各有优劣势。中国苹果区划把伊犁河谷确定为全国苹果生产适宜区之一。在生态条件方面,河谷土地资源丰富,有稳定的、无污染的水源满足苹果的需水,干燥的大气和充足的光热条件有利于苹果持续进行光合作用。此外,河谷苹果品种和果树资源丰富,当地老百姓自古就有栽种果树的传统。从口味上来说,阿克苏红富士苹果,个大、色艳、甘甜,比较适合中国人的口味,相对而言,伊犁本地品种的苹果,特别是一些高酸品种,更适宜于中亚、欧洲人的口味。现在农四师境内对外开放的霍尔果斯口岸和都拉塔口岸,成为地产果品出口中亚和欧洲的的西大门,尤其是近两年,伊犁苹果成了果品出口商挣抢的香饽饽。今年,七十八团上万吨苹果早早就被果品出口商抢购一空,套袋苹果卖到四块多钱一公斤,苹果成为职工增收、团场增效的“金果果”。

探寻伊犁苹果产业重振雄风的发展之路,在这方面七十八团近年来已成为领跑者。七十八团以前和伊犁其他地方一样,一直种植苹果,但果农并没有依靠苹果增收致富。究其原因,一是果农种植技术不高,管理不善,产品质量差和商品率低,市场竞争力不强;二是认识不到位,发展资金不足,对果园投放过低,导致恶性循环,产量和品质偏低;三是以前均以分散销售为主,没有形成统一的销售价格和模式,造成果农间的恶意相互压价、恶性竞争,即使丰产也未必丰收。这也是整个伊犁地区林果业经济效益低的主要原因。

近几年,七十八团在发展林果业上,提出重点以发展苹果为主,采取统一规划、统一标准化管理、统一质量标准、统一品牌、统一销售的“五统一”管理模式,通过强管理、重科技、创品牌,成功走出了一条苹果产业快速发展之路。现在每年仅苹果产业一项就可为七十八团职工群众带来数千万元的收入,并且每年都在大幅度地增长,到“十二五”末,七十八团苹果总产预计可达5万吨,销售收入超过2亿元。伊犁州园艺研究所专家在参观了七十八团标准化果园后赞叹不已,“这是伊犁最好的苹果园之一。”伊犁州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吐尔逊·吐尔地率调研组到七十八团调研时,充分肯定了七十八团通过调整种植结构,发展苹果产业,实现了“一亩园十亩田”的经济效益,要求地方果农学习七十八团标准化果园管理经验,大力发展伊犁苹果产业。

另外,用高酸苹果加工的苹果汁在国际市场上倍受青睐。据了解,高酸度(酸度在2.0以上)的苹果汁在欧美市场十分畅销,浓缩果汁的酸度每增加0.5度,每吨苹果的价格就可以提高100美元。在我国,用于加工苹果汁的大多数苹果酸度较低,并且没有大规模的高酸苹果种植。我师龙头企业伊力特股份有限公司依托伊犁独特的高酸苹果资源,投资建设了伊犁河谷最大的果汁加工企业——伊犁特野生果业开发有限公司,除大量收购本地苹果,用于加工果汁,伊力特还与以盛产苹果出名的六十一团签订了万亩高酸苹果基地建设合约。

目前,伊犁河谷栽植的苹果总面积20万亩,其中我师栽植苹果面积7万亩,主栽品种为富士、红星、黄元帅等。从2009年起,我师把发展林果业列为经济增长“十项主体工程”之一,并对新植果园给予一定的资金补贴。“十二五”期间,我师计划打造10万亩加工型苹果基地,目前项目可研已经完成。

伊犁地处偏远的西北边境地区,但是因为拥有了霍尔果斯口岸、都拉塔口岸,这里又成了向西出口的最前沿。向中亚出口的便捷优势为伊犁的本地苹果打开了一个新的市场空间,近年来伊犁水果向中亚出口的形势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不过,要想走得更远,伊犁本地苹果还需要在品种的选育、选优上,在标准化种植上,在产业化发展上,实现新的突破。

  

忧思与启示

1.冻害是伊犁苹果发展的一个制约瓶颈

采访中,张建军告诉记者:“很多人觉得伊犁是苹果的发源地之一,对伊犁的气候有个错误的认识,认为我们伊犁气温适宜发展苹果,事实上,伊犁的气候远远不如阿克苏,伊犁冬季最低温度是零下38度左右,阿克苏最多只有零下二十多度。伊犁十年一大冻、五年一小冻,特别是近年来,冻害周期性明显缩短,春季倒春寒出现频繁,苹果花冻死造成一定程度的减产。冻害也是伊犁苹果产业发展的一个制约瓶颈。”

据气象资料显示,近几十年来,伊犁河谷出现过6次果树严重冻害,冻害年份为1954年—1955年、1968年—l969年、1976年—1977年、1984年—1985年、200l年一2002年、2007年—2008年。

张建军介绍说,虽然不能避免冻害,但如果采取相应措施可以有效减轻冻害程度。比如,在逆温带种植早中熟品种、中晚熟品种、晚熟品种,在平原区通过先栽植抗寒性强的海棠、野苹果为座地砧木,然后高接优良苹果品种,提高抗寒性。

 

 2.科技是发展伊犁苹果的支撑

今年,七十八团一连果农吐逊江承包的16亩果园,因为品种老化、粗放管理,亩产不足1吨,总共卖了1.8万元,除去成本,纯收入不足2000元。同连队的职工顾金华种植了21亩红富士、首红苹果,科学管理,疏花疏果,苹果套袋,卖了23万元,纯收入近20万元。两人承包的果园面积相差5亩,而纯收入相差近100倍,究其原因,科学管理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顾金华的套袋红富士每公斤4.6元,而吐逊江没套袋的老果子每公斤只卖到1.4元。张建军说,发展伊犁苹果产业,现在急需要做的是老果树的改造,传统种植栽培技术的转变,对果农进行现代技术的培训。他说:“标准园建设在伊犁近两年才开始大面积推广,目前我师虽然在这方面走在了前面,但要真正见到规模效益还需要一个过程。整体上来说,伊犁的苹果种植技术还是粗放式的,整个伊犁河谷的苹果近两年才开始大面积套袋、贴字。”

“缺技术、缺人才,是当前伊犁苹果产业发展的最大困惑。”七十八团近几年苹果产业的蓬勃发展印证了张建军的话。七十八团政委罗忠海告诉记者,近年来,七十八团通过各种方式先后引进了十余名林果专业的大学生,每个单位都至少配备了一到两名学林果专业的大学生,每年团场还把干部职工骨干送出去学习,邀请林果专家来团讲课,通过举办“科技之冬”、现场会、电视专题讲座等多种形式对果农进行培训,近几年果农受训率达99%以上,大大提高了苹果种植管理水平,推动了七十八团苹果产业的飞速发展。近两年,果农一年收入二三十万元在七十八团已不足为奇,记者在七十八团一连采访时,正碰上连队发放兑现款,今年这个连队收入在十万元以上的果农有100多户,占全连总户数一半以上。

 

3.保护伊犁野果林刻不容缓

伊犁野果林是我国仅有、世界极少分布的极为珍贵的野苹果资源库。中学课本里有篇《天山景物记》的课文,里面描述的天山野果林绵延五百里,据史料记者,1959年进行资源调查时伊犁野果林面积还有14.1万亩,而现在由于农田开发、过度放牧、人为砍伐及苹果小吉丁虫危害的影响,伊犁野果林的面积已不到1959年的三分之一,被列为国家濒危二级保护植物。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张新时在伊犁考察时说:“伊犁野果林是国宝,是大自然最珍贵的遗产。”2003年,国家农业部在全国建立野生植物原生境保护点67个,其中保护野生果树植物的仅有4个,新源县野苹果保护点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近年来随着富士系列苹果在伊犁的大面积推广,由于当地富士苹果种苗短缺,利润很高,许多人为暴利所驱使,引进种苗后没有走在本地嫁接、培育、推广的路子,而是直接栽种,导致害虫入侵。据了解,小吉丁虫是1993年从山东文登引进果树苗时不慎带入的,1995年在新源县首次被发现。小吉丁虫在幼虫时,钻进果树枝干里,药物喷洒难以起作用,成虫时飞向各处为害,致使大量野果树枯死,时至今日,小吉丁虫使伊犁的野生苹果资源面临毁灭性的打击。

 

4.丢失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夏立蒙、秋立蒙、二秋果子等等这些让伊犁人怀念的本地苹果,如今在市场上已很难寻觅。据资料记载,建国初期有98个品种和品系的苹果曾在伊犁河谷有长期栽培的历史。但目前,在伊犁仅能寻觅到30余种本地苹果,三分之二的品种和品系难以寻觅或者已经丧失。

每一个伊犁的本地苹果品种,都是经过长时间自然选择保留下来的珍贵品种。大多数伊犁本地苹果都经历了至少上百年的栽培历史。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品种已经充分适应了当地的环境和气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的伊犁苹果,已经成为了一个品种群,一个丰富的基因库。如果进行深入调查,还有可能会发现优异性状的单株或枝,比如风味独特、外观好、矿物质含量丰富等等。通过提纯、选优,单株繁殖新建园或高接换种,就能在短时间内形成系列品系,多方位满足市场需要。另一方面,还可以把当地品种与从国内外引进的优良品种进行杂交育种或用其他手段选育新品种。

伊犁州林科院副院长皮里东,从2008年开始负责着伊犁州科技计划项目“伊犁河谷本地苹果品种资源调查”。 他发现,伊犁本地苹果的品种,处于日渐萎缩的态势。皮里东忧心地说:“一些珍贵的品种,丢失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相关链接:

1.伊犁野果林欲申报世界自然遗产。

素有“苹果之乡”美称的伊犁,栽培的许多本地苹果品种是从野生苹果选育而来。目前,伊犁野苹果已被列为国家具有生物多样性国际意义的优先保护物种,并被载入《中国植物红皮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也在积极将新疆野果林申报世界自然遗产。

新疆野果林绝大多数集中在伊犁州。新疆有6个类型的野果林:野苹果林、野杏林、野核桃林、野扁桃林、野李群系、野樱桃群系。已划为自然保护区的有3处,分别是新源野苹果保护区、巩留野核桃保护区、裕民野巴旦杏(或野扁桃)保护区。伊犁野果林是我国最大、目前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野生苹果林。

  2.世界遗产。世界遗产(物质遗产)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包括“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和“文化景观”四类。

3.苹果产业综合实验站。2009年6月30日,国家苹果产业技术体系新疆伊犁综合试验站在伊犁正式挂牌,这是国家苹果产业技术体系在新疆唯一的综合实验站。这使得伊犁苹果产业发展当中,包括育种、栽培、病虫害防治、储藏、加工等都可以得到国内顶尖专家的指导,提升科技含量。之所以将试验站设在伊犁,是因为伊犁有着丰富的苹果品种资源,是苹果生产独特的适宜区,并且具备着一定的基础。

4.我师苹果品牌。我师现有两个团场生产的苹果已注册商标,六十一团“天伊”苹果,2008年获得兵团无公害农产品证书,2009年获得了兵团农产品产地证书(水果类),目前正在向国家农业部积极申报有机苹果认证。在上海农博会上,六十一团的套袋贴字红富士苹果荣获最佳有机产品奖。七十八团“伊帅” 苹果,2006年注册商标,2007年取得了果品出口基地备案登记,成为伊犁第一家取得出口水果注册登记的生产基地。2008年“伊帅”苹果申请了绿色食品认证。2009年 “伊帅苹果”被农业部列为农产品质量追溯创建单位,“伊帅蛇果”在第七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上获得金奖。

  

续写伊犁苹果辉煌,路有多远?(作者:孙昌民,刊于《伊犁垦区报》) - s1505560071 -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续写伊犁苹果辉煌,路有多远?(作者:孙昌民,刊于《伊犁垦区报》) - s1505560071 -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

 野苹果林 1                                                                                       野苹果林2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