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天的脚印——孙昌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伊犁河边兵团农四师六十三团的一个小连队里,军垦二代。现是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兵团作家协会会员 、兵团农四师作协秘书长。

网易考拉推荐

好文章,当如冰斧(作者:毕亮)  

2016-06-14 16:04:50|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孙昌民报告文学集《记忆》
  
   这几天团里正在进行冬季军训,每天训练几个小时,累极了,正好晚上回来躺在床上看孙昌民新出的报告文学集《记忆》。有些书,来得好不如来得巧,比如这本《记忆》。
   白天军训,是为了强化兵团人“兵”的意识。而《记忆》,正好也是一本有关兵团农四师的报告文学集,这个时候读起来,刚刚好。这大约正应了林语堂说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本书是人人必须阅读的,只有在某时某地、某个环境或某个年龄段中一个人必读的书。
   《记忆》,大约就是我现在这个时候,正好处于这个环境必读的书。
   孙昌民本职是记者,业余写小说。这本名为《记忆》的报告文学集,即是他多年记者生涯所得的一次集中展示。书中的一些报告文学,早在报纸上刊发时就曾读过。说实话,当时也就当作一般的新闻报道一读而过,读了也就读了,要说留下印象也是少之又少的。或许是因为环境的关系,也或许是到了这个年龄段,此次通过集中阅读这些文章,感触还真不少。
   文学评论家布罗茨基有一个观点,他说:诗人转向散文写作,永远是一种衰退,“如同疾驰变成小跑”。这种悬殊,当然不仅是速度,而且是质量:抒情诗的浓缩于散文的纯粹铺展。我不知道孙昌民在小说转向(或者说是过渡)到报告文学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对此,我不敢妄加猜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孙昌民走遍伊犁、农四师的角角落落在采写这些报告文学时,他心中有一种担当在支撑着他的采访、写作。也许,孙昌民深知董桥先生所说的“新闻是历史的初稿”的道理。而在新闻中,报告文学所需承担的,也更多、更重。于是,从历史的角度,对于一个书写历史的人而言,史才的基础是史德,也就是史学的良心。而这也是孙昌民作为一个记者的职业操守和良心。
   果然,在本书看到最后,作者后记中的一句话证实了我的看法。他说,用惯有的新闻语言,已经无法言表现场采访时的哪种心灵的震撼,我选择了用报告文学把我的感动最终变成许多人的感动。欣慰的是,孙昌民做到了。
   说来惭愧,在看孙昌民的《记忆深处的岁月》这篇讲述“三代”人故事的报告文学之前,我对“三代”人,一无所知,但通过这篇文章,使得向我这样的读者对“执行对边民外逃地区的农牧业生产和基层工作实行代耕、代牧、代管(简称“三代”)的军垦战士有了深入的了解,更因为孙昌民的细致采访和精到的语言,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三代”人的精神。读着书中的《四师,因他们而感动》、《人生何处不舞台》、《可克达拉的福星》、《晚霞红于二月花》等文章,感觉经受了一次洗濯,身上的污垢洗掉自不必说,难得上的是心里的污垢也被一洗而尽。如此,我觉得《记忆》也是我们这些根在兵团的军垦后代学习、体验、感受兵团精神的最好读物之一了。
   著名记者、编辑萧乾在形容好的文章时曾经说过,好的文章,像一切好看的艺术品一样,一看便能辨认得出,像尊名窑出的瓷器,好的文章有一种光泽,也许是思维透彻,也许是想象力的奔放看,文字间焕发着光彩。在看书中的《续写伊犁苹果辉煌,路有多远》、《树上干杏:流金淌蜜出深山》、《绿原春潮》等文章时,仿佛就是在看一尊尊新出窑的瓷器,需要仔细琢磨、把玩,才能发现其中俱佳的知识性、趣味性。
   1904年,伟大的卡夫卡在给波拉克的写信时说,好书必须像把冰斧,一击便能敲开我们结冻的心海。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不敢说这本书在所有人心中都是好书。但于我,它就是一把冰斧。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